位置:丹東新聞網 > 文化遺產 > 正文 >

盤錦:整肅黑勢力

2019年10月05日 13:10來源:未知手機版

人間兵器3,c4,熱血高校1

2月13日夜,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席卷了鐵嶺市。紛紛揚揚的雪花夾著冰冷的雨水,讓遼北這個最大的城市氣溫降 到入春來最低。

第二天,鐵嶺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大門口,一位持槍的警察一面對著手哈氣,一面如釋重負地對記者說:"今天開始法 庭辯論,終于快完了。"

這場馬拉松似的審判讓人疲憊不堪。從2月9日上午8時開始,盤錦劉曉軍涉黑團伙的34名犯罪嫌疑人,僅逐一" 過堂",就花了近一星期時間。

10名檢察官輪番上陣,50余名律師組成龐大的辯護隊伍,52頁起訴書,14項罪名,指控54起犯罪事實,近 110卷檔案材料……

一連串數字,足以證明案情重大。一些媒體在報道該條新聞時,都在標題前加上這樣的字句來詮釋:遼寧省最大的黑 社會性質犯罪案件。在鐵嶺,連"倒騎驢"的三輪車夫都知道,正在公審"一樁比劉涌案還大、還黑的案子"。

戴著腳鐐、手銬的"一號人物"劉曉軍叮叮當當地從法庭穿過,神色平靜地與旁聽席的親屬打招呼。他幾乎否認了指 控的全部罪行,并向法官哭訴自己被一名警察命令赤身在雪地里奔跑和罰跪。

34名嫌犯中超過30人當庭翻供,理由都是遭到了警方不同程度的刑訊逼供。

矛頭指向了公安部門。打黑專案組組長、現任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說,他們從偵查的第一天起,就一直與檢察官 住在同一個走廊里。

"他們時時地監督著,所以檢察機關對沒有逼供這點堅信不疑。歷史的沉痛教訓表明,用刑訊逼供來逃脫罪名的不少 。"王立軍對自己一手主抓的案子充滿自信。

也就是他,在2002年8月29日,帶領一批專案組成員,在盤錦掀起前所未有的打黑風暴,陸續抓獲了房榮剛、 秦東、吳英、劉曉軍等涉嫌黑社會性質犯罪的嫌疑人221人。也是在這個法庭,劉曉軍案公審前,房榮剛、吳英、秦東一審 判決為死刑,其中吳英等9人被定性為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。

最新消息傳出:本溪市公安局組成專案組,已進駐盤錦。而去年年底已抓獲了以夏偉為首的涉黑團伙。

自2000年底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在"打黑除惡"專項斗爭動員部署會議上發出"給黑幫勢力以毀滅性打擊" 的指示以來,遼寧省上下動員,成立多個專案組,沈陽劉涌、遼陽楊忠學等先后被繩之以法。

盤錦5個重大犯罪團伙相繼覆滅,就是遼寧省公安廳一年多來全力以赴打黑的結果。

鶴鄉隱憂

盤錦有個優雅的別號--鶴鄉。

據說這里有亞洲最大的灘涂和葦場,丹頂鶴從南方越冬飛回,在這里歇腳數十日,再飛往更北的濕地。

這里還是塊富饒的土地。

中國第三大油田--遼河油田就位于盤錦,它源源不斷冒出的石油,滋養著這片土地上的120萬人民。富庶的盤錦 ,被譽為渤海灣一顆最閃亮的明珠。

然而,土生土長的盤錦人都清楚,這個城市的一段時間里,絕不像她的名字一樣充滿詩意與祥和。原因就在于黑惡勢 力橫行,許多人失去了安全感。

黑社會頭目在盤錦人口中被稱為"棍",當地有大大小小、難以計數的"棍",手下養著一批被老百姓喊著"棒子" 的地痞流氓,無論是光天化日還是大街鬧市,他們之間經常發生的斗毆、殺人、搶劫,擾得整個城市沒有寧日。

"一個月里,總要看到兩三起棒子在打仗。"一位周姓出租車司機說。

市民把打架叫作"打仗"。這個充滿火藥味的詞顯示了與"打架"的程度區別:"打仗者"常常是手持利器且成群結 隊進行,其結果非死即傷。

二三十人,每人手持一尺多長的鋒利片刀,三五成群地攔截出租車,到飯店或歌廳等地方,與另一伙人"血拼"-- 香港電影《古惑仔》的鏡頭,在盤錦屢見不鮮。

周師傅說,"棍和棒子們膽大妄為,天不怕地不怕,打個把警察對他們來說是小菜一碟。"

一位孫姓交警在兩伙人"打仗"時出面制止,當即被砍數刀,肩胛骨差點被卸掉。已被定性為黑社會性質組織頭目的 吳英,一次攜槍上街時被正在巡邏的警察發現,他非但不接受審查,反而向追趕他的警察開槍示威,至此揚名立萬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qqvvd.icu/wenhuayichan/43660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快乐十分任4旋转矩阵